<dd id="ao2sk"><tr id="ao2sk"></tr></dd>
      <em id="ao2sk"></em>
      1. <div id="ao2sk"></div>

        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快訊 >> 正文

        誰會成為下一個熊貓直播

        2019年3月8日 08:26  北京商報  

        33

        王思聰IP失靈,熊貓直播遭遇危機,折射出如今直播行業的種種困境。3月7日,“熊貓直播被曝破產”的話題仍在微博熱搜榜被熱議,有關熊貓直播落敗的討論也未結束。就在前一天,據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底,熊貓直播曾負債7億多元,已開始想重組方案。另有消息曝光,熊貓直播本月就會申請破產,并關閉服務器。以上消息雖未獲官方回應,但游戲直播行業集中化加劇、熊貓直播活躍用戶數下滑已是板上釘釘。熊貓直播失利后,尾部平臺面臨倒閉或整合的壓力更大。

        優等生“出局”

        3月6日,熊貓直播的負面消息集中爆發。有接近熊貓直播的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2018年底,熊貓直播已開始想重組方案,但到目前為止,王思聰(熊貓直播CEO)仍持有熊貓直播的股份,沒有拋售,也沒有轉讓給其他投資人”。網傳消息顯示,半年前熊貓直播和虎牙、斗魚、網易談收購時,已負債7億多元,因高額負債,交易并沒有結果。

        從熊貓直播內部員工處流傳出的版本則是:熊貓直播將于本月18日關閉服務器,熊貓直播資金鏈斷裂,目前銀行賬號已被封禁,具體原因不明。流傳在微博、脈脈等社交平臺上的各種截圖,也不斷佐證上述傳聞。企查查顯示,王思聰目前仍是熊貓直播的大股東,持有40.07%的股份。

        北京商報記者登錄熊貓直播發現,目前官網還在正常運行,但首頁彌漫著離別的氣息。其實從2018年開始,有關熊貓直播的負面消息就不斷傳出。2018年度熊貓直播COO張菊元曾透露,2019年一季度熊貓直播將從巨頭手中拿到融資,估值超過50億元。同時,公司2018年底還將啟動上市,中國香港、美國的交易所都在考慮范圍內。

        如今,馬上就要跨入2019年二季度,熊貓直播破產的新聞卻上了熱搜。有主播在微博感慨,“錯過了你最輝煌的時期,卻見證了你的低谷”。

        熊貓直播的輝煌時期是剛上線的前兩年,幾乎在所有的熱門游戲領域都擁有大神級主播。而王思聰的IP則是一道光環,為熊貓直播做了很好的品牌宣傳,形成了早期用戶積累,使其在游戲直播領域迅速崛起。

        “對于當時有用戶、有主播的熊貓直播來說,超越斗魚和虎牙是有機會的,之所以熊貓直播之后陸續走向下坡路,核心原因是對簽約主播的管理松散,以及公司運營策略存在漏洞。”比達咨詢分析師李錦清表示,“很多核心大神級主播當時是王思聰邀請入駐熊貓直播的,因為存在這層關系,使得熊貓平臺與主播關系較為微妙,平臺對主播的約束性較小,甚至一些主播還同時在多個平臺進行主播,用戶黏性不高。”

        艾媒咨詢高級分析師劉杰豪也認為,熊貓直播落后跟內部問題有一定關系,他說,“熊貓內部高層內訌引起的管理失衡會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熊貓直播的運行紊亂,導致主播流失、無法形成大IP,從而留住粉絲,這些因素都成為熊貓未能躋身一線的原因”。

        直播寡頭化

        從第三方數據來看,熊貓直播從未獲融資的2018年開始下滑。極光大數據顯示,2017年12月,熊貓直播日均活躍用戶數為260萬,到2018年同期,該數字下落到230萬。而斗魚和虎牙的日均活躍用戶數雙雙攀升到700萬以上。也就是在那一年,虎牙和斗魚同時獲得騰訊投資,虎牙還成為首個赴美上市的中國游戲直播平臺。

        自此,業內人士形成了統一意見,即游戲直播一二線陣營的差距將繼續拉大,而游戲主播的頻繁跳槽從側面印證了市場向頭部企業傾斜的趨勢。

        第三方數據也直接證明了這一看法。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8年移動互聯網行業數據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12月,熊貓直播的滲透率為1.2%,位于游戲直播行業的第三位,斗魚和虎牙的滲透率分別為4%和3.6%,分別占據第一、第二位。

        與此同時,市場留給二線直播平臺的增長空間并不大。根據艾媒咨詢數據,2018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4.56億人,增長率為14.6%,預計2019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到5.01億人,增長速度放緩,行業降溫。

        在寡頭效應顯現、市場增速放緩的雙重壓力下,劉杰豪認為,“原有的流量短缺、運維弊端、資金難題對中小平臺的反噬更加明顯,加之官方監管高壓,許多中小平臺被淘汰出局。在此形勢下,新玩家繼續入場,利用平臺流量和生態沖擊行業壁壘,進一步考驗直播市場。重新尋求市場定位,挖掘垂直領域潛力成為中小平臺的求生策略”。

        垂直機會不多

        頭部平臺擴張邊界,尾部平臺追求小而美,這樣的差異化發展可能難以實現。

        北京商報記者對比頁面布局發現,打著泛娛樂直播的熊貓直播更重視游戲直播的權重,而斗魚和虎牙則一直強調自己在非游戲領域的滲透。

        對此,李錦清表示,“早期,熊貓直播對待秀場直播的態度是較為排斥的,導致大量用戶流失,這其實才是直播平臺最容易實現盈利的業務”。

        “從長遠來看,游戲肯定是直播里十分重要的板塊。虎牙和斗魚仍然把游戲內容的建設列為重中之重。當然,平臺會向綜合化及產業化轉型,進而充實自身實力。”劉杰豪認為。

        不過,在這個互聯網產業追求生態化的競爭環境下,垂直類直播面臨的擠壓可想而知。根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8年12月網絡直播App日均活躍用戶量數據,斗魚、YY、虎牙、熊貓直播和映客為行業前五名;而花椒、觸手直播、NOW直播、企鵝電競和小米直播與前五名的差距巨大。嚴格來看,騰訊系的NOW直播、企鵝電競和小米系的小米直播并不能算是獨立的直播平臺,肩負著生態協同的使命;剩余的花椒直播重心仍在娛樂直播,觸手直播則基本守在游戲直播的一畝三分地。

        站在整個網絡直播的角度,劉杰豪認為,“尾部的平臺大多仍處于以‘顏值’類娛樂直播內容為主。這部分平臺在產業整合的能力較弱,同時平臺的差異化優勢難以建立,整體平臺的流量也極其不穩定。在行業洗牌的高壓下,也都可能面臨倒閉或者整合的結局。目前我們觀察到的是,在尾部平臺里,能夠構建自身特色同時維持自身良好運營狀況的平臺比較少”。

        編 輯:章芳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
        精彩專題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
        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有没有彩票分析软件

          
          

          <dd id="ao2sk"><tr id="ao2sk"></tr></dd>
          <em id="ao2sk"></em>
          1. <div id="ao2sk"></div>

              
              

              <dd id="ao2sk"><tr id="ao2sk"></tr></dd>
              <em id="ao2sk"></em>
              1. <div id="ao2sk"></div>